安塞尔。

没有简介

【荼毘死】My type(下)


  荼毘是个口味特别的男人,比如他与死柄木弔交往这件事情。

  起初是地下情人,对荼毘来说恶心而且烦人的要死,毕竟他还没有做好准备面对每天早上醒来时被窝里多出来一个人。何况这个人还是死柄木弔,死ー柄ー木ー弔!拜托,只要他的个性稍微控制不好,荼毘变成灰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吧。说不定还在梦里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但这样的死柄木就是他的菜——危险至极、笼中困兽、张牙舞爪。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给他带来够多的乐趣了, 能够覆盖所有的不快与懊恼。就好像死柄木弔是毒药、是牢笼,而荼毘甘之如饴,让他一再坠落…坠落,直到背脊摔在地面,饮下烈酒般烧喉的毒。

   荼毘知道,他们都是这么想的。两人在日光下做爱,覆着深紫皮肤的手如蛇在死柄木腰腹上爬行,一次次用獠牙烙印下深红的痕迹。而另者则会如同吸血鬼惧怕骄阳那样瑟缩在阴影里,在爱抚之下扭动斥骂,被贯穿至流泪喘息。

  他们在恋人面前毫无顾忌地释放内心的恶魔,即使对方害怕了这样怪诞又离奇的爱,自己也绝不会让他走。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

  “看看这个房间吧,死柄木弔。”

  站在住所卧室的中间展开双手,荼毘将支点从左脚换到另一边的足尖旋转半圈。呼吸间尽是死柄木弔的气味,四周又全然充满了两人共同生活的影影绰绰——成双成对的拖鞋与水杯,却只有一套的被褥和枕头。杯子里还剩十六分之三的水。

  “你的爱是伪装的。毕竟我们这种家伙啊,不适合爱人也无法被爱,这不是很可怜吗?简直都要掉眼泪了。说什么情啊爱啊,真是恶心透顶。”

  “但无论如何,我这里都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毕竟杯子里还剩十六分之三的水。 ①

——————

①:此处致敬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