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尔。

没有简介

【荼毘死】My type. (上)

  荼毘是个口味特别的男人,这一点敌联合众人皆知。比如在用午餐时候特意加量的盐、饮酒时多放几毫升的伏特加、特立独行的穿衣风格。

  比如他与死柄木弔交往这件事。

  起初是地下情人,对荼毘来说,恶心而且烦人得要死。

  他们就是如此。总是让耐心如月亏缺损到半月,还没有日落就将窗帘拉上,焦灼到如同在熊熊燃烧。踢掉了松开绑带的鞋赤脚踏过瓷砖,任由冰凉温度自脚底传遍全身上下,直到心脏也被青蓝火焰焚为灰烬。

  他们就是如此。发誓要互相折磨带来无尽疼痛,抵死缠绵不休令发丝也纠结才停止,要美丽到使灵魂颤栗的痛苦。…“綺麗”吗?荼毘心想——配在死柄木弔这种人身上真是玷污了这个词汇了,不过没关系啊。你和我都是无法被饶恕的罪人吧。

  从商店到酒吧还有漫长的一段距离,然而荼毘似乎已经无法忍受下去。从背后骤然推着死柄木跌跌撞撞带进貌似无人的街巷,无法看见他表情令死柄木弔心底莫名火大,但也只能顺从地步入影子之中潜藏身形。脊背抵在冰冷砖墙上,唇齿交叠死死封住。

  亲吻本该是件美妙的事情,初冬早樱香息在午后三时的阳光化成糖霜浮动在河岸。恋人之间一举一动被放大至十倍暧昧,两人紧密依靠的身体就像蛇拥挤成团互相取暖,眯眼便能模糊看到逆着霓虹灯投在瞳孔的光影……

  You're, you're, you're just my type.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