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尔。

没有简介

【荼毘轰】残妆褪尽

一方死亡注意。




  以前是在绞刑台上处置的,如今却是让你去成为英雄。



  现在没有绞刑这种事了。荼毘想,他们只会在你出生时执行审判,再假装赐予你无限强大的能力,实际却是叫你承受那加不了冕的痛苦。这样的结局姑且还算好,最差的就是沦落为全人类的敌人横尸荒野,些许有个坟、依然无名无姓。但轰焦冻不一样,他是注定要继承王位的子孙,而并非被抛弃的垃圾。背负着父亲希望他超越欧尔麦特成为第一的希望,他生来就是要走上英雄这条路的。



  然而他死了,死在英雄这条路,倒也风光。我警告过你的——葬礼那天唯独荼毘缺席——我警告过你不要深挖敌人的秘密,可你却没有顺从我。现在倒好了吗,你这样就可以让那个安德瓦满意了吗?喂、你倒是看我一眼啊,轰焦冻。总是这么冷淡的话我很伤心啊。只要像这样把脸贴近,再用嘴唇互相碰碰,我就能尝到世界上最甜美的果露糖浆。对你没有损失,对我来说也再好不过,两全其美。我们的小英雄啊……绝对不会拒绝这样帮助别人的机会吧?



  荼毘现在还是能想起轰焦冻在自己怀抱里的重量,他那么轻,好像肌肉结实的手臂与小腿都不存在一样。背后肩胛骨上有一颗黑斑,衬衫喜欢配纯白的玫瑰,听到过时笑话也会勾起嘴角。即使知道他们注定背道而驰,无论去往何处,都逃不掉这样的记忆。



  又是这种眼神,荼毘想着——不屑、厌恶、唾弃、愤怒,我说…就算再如何喜欢你,一直摆出这样的表情也是会看腻的啊。我可没有带半点夸张,至少这几句是实话。你所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乐于吐露,…但别指望真相。同样是那家伙的孩子,大家都不是什么善茬,你也别摆出一副道德高尚的模样了吧?……哈。



  荼毘能清晰感觉到这份痛苦,它像恶鬼附着在身上,像挚友常伴在身边。但他无法驱赶,他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学着与痛苦并存,学习如何去享受痛苦。至少他能明明白白知道,他现在是痛苦着的。



  啊啊、赢不了的,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战役。



  已经无心撒谎了,此刻他只想靠近真正的轰焦冻。只要得到那让人愉快的灵魂,如同升上了十万英尺的高空,但同时也卑微到六英尺下的泥里…这不是很矛盾吗?



  “我可是双膝跪地,在祈求你的怜悯啊。不…倒不如说是「施舍」。你要的只是我展现给你的一瞬间,但我要你所有快乐与不快乐。“我可是十分期待的,想亲眼看你强大到能一口咬住我的喉咙,然后撕扯致死。


  要给个排名的话,勉勉强强和「毁掉你」并列吧。哈…但是你什么都做不到,只能被迫接受这一切,就像工厂流水线上的电子设备一样。不是吗——英雄社会的精英产物?不、我忘了,你还可以含恨用牙咬着衣服上的绳子嘛。”

 



 “轰焦冻,求你、教我如何爱人吧。“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