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尔。

没有简介

Game of Thrones 01

*《冰与火之歌》设定。
*部分设定不采用。例如家族的特征,如:坦格利安的白发紫眸等。
*OOC有。
*试图模仿原作风格系列。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





密集的树木构成巨大的天蓬,一池黑水之上,高大鱼梁木傲然挺立。皮尔斯静静跪在心树前,仰头注视刻在树上的那个面孔。鱼梁木的树皮灰白如骨,树叶深红,有如数千只染血手掌。那张人脸的容貌则深长而忧郁,满是干涸树汁的双眼深凹。「它就在那上面注视着临冬城,目睹“筑城者”布兰登安下第一块基石。」少年缓慢地站起身,小腿因长时间的跪坐祈祷有点麻痹。他伸出手抚上那张脸,目光落在那双眼睛上——怪异,而又充满警戒意味。
他最终被侍从找到。那人在被苔藓爬盖的磐石间走过,千年累积的腐殖质厚厚地覆盖在神木林的土地上,吸走了他的足音。皮尔斯又瞥了眼心树上的深红眼睛。「它看见了他吗?」侍从走过来,没有给他回答自己疑问的机会。“少爷,”说话的人注视着他的鞋子,眼睛又时不时向上瞟。这令皮尔斯感到烦躁。他名叫拉斯,体格高大强壮,却懦弱而胆怯,只是这男人忠心耿耿又老实,父亲才让他留在这里做侍从。“大人说让您去大厅那儿,我是指,呃,史塔克大人。”“我知道。”七层地狱,这座城里只有一位大人。皮尔斯摆摆手,走上来时的路任他跟在后面,却不大自然,仿佛那双红眼依然紧紧跟随。
他穿过神木林径直走到外面,又沿着一条大道来到大厅外。狼的毛皮一般的灰色石头筑成高大外墙,那上面挂满了迎风摆动的旗帜,正对着城堡院子的橡木钢铁大门此刻正大开着。皮尔斯站在路旁,转头望着一支浩荡的来访队伍由远至近。“宝冠雄鹿,那是拜拉席恩家族。”拉斯毫无意义地宣布。事实上,就连三岁小孩也能认出来——那队伍如同一条由金、银和钢铁交融而成的璀璨河流,浩浩荡荡涌进城堡大门。骄傲的封臣、骑士、誓言骑士和自由骑士多到数不清。冰冷的北风拍打着他们头顶高举的十数面金色旗帜,上面绣着的雄鹿高扬起头。
队伍中有不少是皮尔斯熟悉的面孔。面带微笑,骑马走在最前头的是陆之遥·拜拉席恩爵士,他被称为“被诅咒的雄鹿”。一头柔顺雪白长发的是伊木·拜拉席恩小姐,高贵的气质叫人陶醉。而她身旁那个黑发少年一定是养子,“绝宗”仕尧·兰尼斯特了。「国王和王后在轿子里。」他看向被围拢在中间的一乘华轿,轿柱是银质的,轿底则镀上了闪烁的黄金。“少爷……?我们,不,您先去见大人吧。”正当皮尔斯出了神的时候一旁的侍从突然开口,把他拉了回来。他点点头,转身走向一旁的小门。守卫见到来人,赶忙将沉重的铁锁卸下,将门大开。
燃烧的一根根牛油蜡烛照亮了足以容纳五百余人的大厅,熏香环绕整个厅室。八条长桌以中廊分开,一边四张。艾德——临冬城公爵——此时正坐在高台上的圆桌边,长脸上是惯有的严肃神情。皮尔斯走过去时,他侧过头来用灰色眼瞳注视着自己的长子。“拜拉席恩家族来访。”他说,声音如北境的冻土般冰冷得叫人打颤。“是的,我刚刚看到他们的队伍了。”长子走到高台下仰视父亲。他继承了公爵的恪守荣誉、公正无私,却要圆滑得多。“那么,他们此行是什么目的,父亲大人?”皮尔斯问,礼貌,却不带感情。“联姻,”艾德皱了皱眉头,无心的动作满是威严,“几天之后,你就要和伊木·拜拉席恩成亲。”少年骤然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七层地狱。」“可是……您从来没说过这件事。”
“怎么了,那女孩不好吗?”他从高背椅上站起身,披上侍从递过来的外套,那上面绣着史塔克家族的家徽——冰原狼。“不,没什么。”才怪。“只是事情太突然。”少年看着父亲从高处一步步走下来,直到他从身边走过。“你可以现在去接受。好了,跟我一起去迎接他们。”
国王劳勃·拜拉席恩被搀扶着走下轿。皮尔斯看向身旁的艾德,却在他眼睛里读出了痛苦。「这也难怪。」十几年前,当他们并肩为王位而奋战时,这位风息堡公爵是个面容修整干净,眼神清澈,让怀春少女梦寐以求的精壮男子。他身高六尺五寸,如巍然巨塔,在众人之中鹤立鸡群。当他身披战甲,头戴双叉鹿角巨盔,则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巨人。他的力气也不输巨人,他惯用的那柄铁刺战锤连临冬城公爵都只能勉强举起。在那些岁月里,皮革和鲜血的气味就如贵妇身上的香水,和他如影随形。
「如今香水却当真和他如影随形了。他的腰围也变得和身高一样惊人。」不知道是怜悯还是讽刺,皮尔斯这样想。“奈德!啊,见到你真好!该死的,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国王大步走过来,腰上的肥肉随着他的动作摇晃。可惜艾德对他却说不出同样的话来,皮尔斯看出来,父亲很想对他说些劝阻的话——劝阻他改变这样奢侈浪费的生活。但劳勃终究是他的国君,而不仅仅是朋友,所以他只说:“陛下,临冬城听候您差遣。”
此时王后也从走下来,她看了眼皮尔斯,又转而向艾德互相行了见面礼。瑟曦王后年轻貌美,与劳勃相配实在不怎么协调。她像拥抱亲妹妹一样与凯特琳——临冬城的公爵夫人——相拥谈笑,马廊的马夫跑过来牵走贵族与骑士们的马匹,还有几个守卫和侍从赶来将所有人引入大厅。国王将孩子们唤来时,皮尔斯下意识看向了伊木。她温柔善良,有贵族小姐的气质。但皮尔斯仍然抗拒这样突然的婚姻。「这女孩知道这件事吗?」他不禁问。
等到在高台上坐下的时候,皮尔斯才有机会好好看看另外两个少年。陆之遥·拜拉席恩一双青绿的眼睛比平常女子还要美丽,举手投足间都有他母亲的温文尔雅。「他有他母亲的所有优点,却没有父亲的一点缺陷。」皮尔斯倒是挺喜欢和他来往的过程。仕尧·兰尼斯特是拜拉席恩家族的养子,当他那条巨大的纯黑猎犬出现在厅内时激起了不少的骚动。
随着艾德·史塔克的几位子女全都坐在了圆桌旁,宴会正式开始。艾德公爵、凯特琳夫人、劳勃·拜拉席恩和瑟曦·兰尼斯特交谈着,皮尔斯则从仆人那儿拿来一杯金色葡萄酒坐到陆之遥旁边。“你好,皮尔斯。”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听说你被称为‘战神’?”皮尔斯啜饮一口葡萄酒,甘甜爽口。“不敢当,只是赢了那么些比武而已。”他自幼就跟随真正的骑士练习剑术,之后连续拿下了好几场比武大会的冠军,但他从来没用“战神”这个称号自称过。
“哈哈,这样啊。”仆人为陆之遥摆上一份柠檬蛋糕,他看了一眼,推给了伊木。“对了,听说徒利家族的芬达·徒利也要来临冬城了,你知道吗?”“哦?”皮尔斯瞥一眼伊木,发觉那个叫芬达的少年也有一头洁白长发。
「事情,似乎越来越好玩了。」

——————TBC————————


人物设定
*剧透



皮尔斯·史塔克
长子,剑术高,随身佩剑,剑名Ender Dragon(末影龙),在雪原发现一条受伤的冰原狼,阻止要杀死它的母亲,将其照料并驯服后取名Block,被族人给予成为下一代北境之王的期望,年纪轻轻就已经赢得多次比武大会冠军,称号“战神”,在芬达去到临冬城后与他十分投缘
芬达·徒利
次子,擅长用毒,与兄弟关系不和,和父亲一起带着随从随拜拉席恩家族护送伊木去到临冬城,曾经由于叛逆的性格多次以过激的方式拒绝父亲强行为自己安排的婚姻,对魔法狂热但时常被族人阻止自己对魔法的研究,为此十分不满
陆之遥·拜拉席恩
长子,与仕尧,麦克和皮尔斯是好友,知识渊博,厌恶家族的奢侈浪费,但十分疼爱妹妹伊木,和她一起去到临冬城,由于发生的事情总与他说的话相反被认为是“被诅咒的雄鹿”,但本人并不太在意这一称号
伊木·拜拉席恩
幼女,有素养,仰慕皮尔斯,被安排前往临冬城联姻,时常装作不知道哥哥们的明争暗斗
仕尧·兰尼斯特
末子,因为与哥哥们截然不同的偏向温和的性格被怀疑过血统,兰尼斯特家族与拜拉席恩家族结合后迅速与陆之遥·拜拉席恩熟络,有条黑色的巨型猎犬名为小绝,为了能保护陆之遥·拜拉席恩开始努力练习弓箭。称号“绝宗”
LYC·沙德
马泰尔家族的私生子,其真名不可发音,被陷害后遭到流放,去到长城加入守夜人军团,在希尔多拉消失后于同年在巡逻时候失踪在边境,被认为已经死亡或加入了野人,但至今仍无人将两事联系在一起,
希尔多拉·坦格利安
坦格利安家族仅存的真龙血脉,几年前声称前去寻找真龙便消失,虽然有人被派去跟踪他但仍然毫无音讯,后来有人声称见到他带着三头真正的魔龙出现在君临王城,称号“不焚者”
麦克
服从王室的学者,家族不明,传闻说他旧年与希尔多拉是好友,并且似乎在他消失期间仍与他保持着联系,第一个认为LYC和希尔多拉消失有一定联系的人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