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尔。

没有简介

【荼毘轰】神圣国怎么会有浪漫故事

R-18注意。

我流西幻。

  “哈啊……好困,皇宫的魔法结界也就这种程度了。按照神圣国的礼节应该自我介绍吗?”  

  坐在雕饰精巧的窗台上打了个哈欠,荼毘懒洋洋晃起了小腿。原本身为敌对者的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来到这片无瑕的净土,但好奇心驱使之下他依然赶来了,而且是在单枪匹马没有任何帮助的前提下。但这不影响宫殿中的轰焦冻对他来访感到惊讶,那股独特的气息哪怕是下辈子他也不会忘记。没错了,眼前这个人绝对就是——

“死亡骑士荼毘,大概是初次见面、以后也不免要打交道的,轰焦冻殿下。”

  哪怕对整个大陆来说都极其危险的敌人,恰在此刻,就大摇大摆走进了轰焦冻的寝宫。死亡骑士曾经从这片土地上掠取了无数鲜血,无论对于传奇勇士欧尔麦特,还是轰的父亲安德瓦,都是无法赦免的罪人。

  这怎么可能?父亲在四周布下的结界除了家族血脉认可的人谁都不能进入,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眼前这个身着黑铠的家伙已经强大到比安德瓦还要强大,才无法阻挡他的脚步。如果是真的那就危险了……

  轰焦冻悄无声息向后靠了一步,捡拾起桌上摆放着的通讯器,那是只有事态严重时才可以动用的呼救装置。若这个不速来客的目标是取他性命,唯有向驻守的侍卫求救。这么想着他更加攥紧了小小的按钮,却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早已暴露在荼毘眼中。  还是那么愚蠢,没有半点长进。荼毘心想。

  他从窗台上跳下步步逼近这个娇生惯养的小王子,眼中燃起了无法名状的欲念,嘴上却保持着平淡的语气。

  “先等等,别急着叫警卫,你该不会以为区区圣骑士能逮住我吧。我相信你也不想浪费人力,之后我自然会离开。”
  虽然似乎是在征求意见,荼毘已经以强硬得不可抵抗的力气一根根掰开轰焦冻紧握的手指,然后从掌心夺走逃生的唯一希望。

  “还给我…!”轰向前探出手想要夺回通讯器,但完全被看穿了动作只抓到空气,眼睁睁看着青蓝火焰吞噬制作精巧的物件,就在那只爬上了伤疤的手中化为灰烬。

  仿佛没有看见轰焦冻脸上显而易见的愠怒,荼毘退开两步转头环视四周。起初他以为在这只金灿小鸟的笼子里会是辉煌繁多的艺术收藏品,女仆陪伴他日复一日过上荒淫奢侈的生活。但真正来到这里只有一张朴素的木床,桌上摆放着祈祷用的十字架与圣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相比起那些腐朽的达官显贵,轰焦冻的房间倒挺干净。

  不得不提荼毘还以为会撞见什么“有趣”的场面。不过也对,在那家伙(安德瓦)庇护下面长大,怎么可能接触肮脏的东西。

  “明明神已经离开这个大陆了,你还带着那个十字架?不知道该说是虔诚还是愚蠢,复活节、情人节、感恩节,所有这些节日都在消失。所谓的教宗也是个骗子——  奥丁死去了,他就从每年献祭一次变成每九年献祭九次、耗时九天……你还看不出来吗?这个地方已经完蛋了啊。”

  荼毘说着掂量起那条十字架项链,这是年幼时候他们一起去受洗礼时,那位主教送给他与轰焦冻的礼物。没想到居然还会出现在这里,他随手扔到床铺上,不理会轰疑惑的目光拿起那瓶拥有驱魔力量的水。

  正当轰焦冻想询问他的意图时候,红白发丝被突兀揪扯住往荼毘那个方向按去,来不及反抗就被什么柔软物体附上双唇。他骤然睁大的双眼中瞳孔因震惊而缩小,直到一拳砸在冰冷的盔甲上,荼毘才不情不愿放开他:“加入我们如何,奥西里斯会很高兴的,还有我上头的那个家伙。”

  “死也不要。”轰焦冻回敬。他抬起手背抹去唇角的津液,对于刚才那个吻感到格外恐慌与讶异。而且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绝对不仅仅是这样。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本来也只是顺口一提。毕竟我们的王子殿下,可是个笼子里的乖乖鸟啊。哈…”

  “时候不早了,睡吧。我们这些人会把你们一步步拽到地狱里的。再会了,小金丝雀。”

完整版(车)

https://shimo.im/docs/TcX2kysYrp4rAOxY

链接挂了看评论

评论(14)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