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塞尔。

没有简介

Ice ice icy bi*ch(2)


光亮面。

这是个匪夷所思的开头。


轰焦冻就是荼毘的光亮面,如果说他的人生原本是一个昏暗无光的马口铁罐子,轰就是第一个打开这个方盒的人。他没有询问荼毘诸如“今天过得怎么样”之类的问题,就掏掏口袋把满怀的水果牛奶糖全部倒了进去,让荼毘的苦涩全被甜蜜融化。

然后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相爱,仿佛天经地义、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正常的事情。从头到脚,视线离不开彼此。

荼毘可以对所有人都抱有最深沉的恶意,他的仁慈来源于怜悯,他的喜悦源自于悲哀。他可以站在肥皂箱子上面大肆朝着麦克风辱骂,能向全世界说出低劣至极的脏话,唯独对轰焦冻他做不到。

做不到啊, 这就像一个他过不去的坎,他只想紧紧拥抱着自己的恋人,仿佛怀里的人随时都会随风同去。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誓言,也没有什么甜腻到足以令人窒息的情话,只有温暖对方的一个拥吻。

毕竟世界末日前怎么能不接吻呢,轰焦冻忽视「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标识推开酒吧大门,听觉顿时被音乐与碰杯声吞没。他讨厌这样嘈杂的环境,会让自己难以平静下来,但荼毘偏偏就爱来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寻乐。他无法理解,也因此有过争执,奈何荼毘似乎真的不满足于在家喝预调酒。
所以只能演变成现在,轰焦冻去捡他回家了。

才一进门轰便收获了不少奇异目光,这也难怪,轰焦冻实在是过分好看。这个事实从他还在念国中时就开始昭显出来了——诸如情人节的巧克力,平时收到的信笺, 碰上面就红了耳根的女孩子等等。再加上现在将近成年而透露出来的轻熟气质,更是吸引人。

果不其然一个染着金发的女人端着杯玛格丽特鸡尾酒走过来,开口便是搭讪:

“小哥,一个人吗?”

“啊、不……”

支支吾吾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对方见状却是更加靠近了,略微俯下身来露出丰满而前凸后翘的身材,就在这时轰的肩膀搭上了一只消瘦的手。他下意识转过头看,是满身酒气的荼毘。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嘛。这位小姐,没什么事的话,他我就带走咯?” 

评论

热度(31)